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学者观点

内容详情

张春霖:南非从自由到致富道路漫长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7-07 15:12
  • 访问量:1

【概要描述】

张春霖:南非从自由到致富道路漫长

【概要描述】

  • 分类:学者观点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7-07 15:12
  • 访问量:1
详情

总体上看,在南非,历史上受歧视的黑人大众除了政、商、学界少数精英外,多数人的经济状况还没有根本改善。要解决南非的贫困和不平等问题,根本途径是为低技能劳动力创造就业岗位。

 

  现供职于世界银行驻南非办公室的经济学家张春霖在其发表于《比较》第70辑 辑上的“曼德拉身后的南非:从自由路到致富路”一文中提出如上观点。

 

  张春霖说,尽管南非政府提供了大规模的社会福利和救助,2010年,南非全国仍有34.5%的人口生活在每月422兰特(2009年价格,约合300元人民币)的贫困线以下。根据OECD的一项研究,2008年南非收入最高的10%的人口占总收入的份额高达58.1%,收入最低的50%的人口仅获得总收入的8%

 

   张春霖认为,解决南非的贫困和不平等问题的根本途径,是为低技能劳动力创造就业岗位。根据南非官方窄口径的失业率(不包括已经停止找工作的失业者,即所谓“discouraged”)大致在25%左右。失业最严重的人群也正是收入最低的人群,失业率高达40%70%

 

   不过,由于南非的经济结构的特点,就业岗位的创造是一个极其严峻的挑战。

 

   张春霖认为,南非的经济结构仍然是,“一个国家,两个经济”的“二元结构”高度发达的 “第一经济”和分散落后的“第二经济”。“第一经济”的主体是在种族隔离时代形成的四个主要经济部门:大农场、矿业、与矿业相关的制造业以及金融业,多是白人创办和拥有的大公司,具有很高的纵向一体化程度,在国内市场居于支配地位,给新的经济成分留下的发展空间极其有限。“第二经济”是以被解放的黑人大众为主体的经济成分,包括微型和中小型企业以及家庭农业,分布在农村、小城市、市镇(townships)和“棚户区”(informal settlements)。在两者之间,是政、商、学界的少数黑人精英,他们正在形成一个新的中产阶级,加入“第一经济”,其中不少人已经成功暴富。

 

   从产业结构看,南非经济的主体部分是服务业。2012年,服务业在GDP中的份额为69%,制造业占12.4%, 农业占2.6%。服务业中吸纳就业最多的包括各类小商小贩在内的零售业、因高犯罪率而畸形发展的保安服务,还有在很大程度上与实体经济脱节而“自我发财”的金融保险业。

 

   南非的制造业和农业均发展缓慢。农业在1994年以后经历了重大的结构性调整。2008年与1995相比,南非农业的增加值提高了66%,就业人数却减少了59.4万人,抵消了同期其他行业新增就业岗位的14%。农业就业的大幅下降是南非失业问题严重的一个重要原因。

 

   制造业在1995—2008年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大约为16%,远低于服务业的74%。制造业新增就业仅占各行业新增就业总数的6.5%1994年南非矿产品以外的出口在国际市场的份额为0.14%,到1998年下降到0.04%左右,随后一直在0.02%0.04%之间徘徊。制造业发展缓慢也是南非经济的致命弱点,它大大限制了劳动密集型就业岗位的创造。

 

   张春霖认为,劳动力成本过高是南非制造业增长乏力的一个主要原因。劳动力成本高的背后,一个因素是生活成本。如果用购买力平价来剔除生活成本因素,南非劳动力成本与中国的差距大约可缩小30%—40%。劳动力高成本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劳动力市场受到严格的劳动法规的管制,竞争非常不充分,以至于大量失业人口的存在未能对工资增长起到抑制作用。“对劳动力市场的管制被普遍认为是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不可或缺的手段,其合法性植根于南非的新宪法,有广泛的社会基础。在很多人看来已经是十分温和的改革措施,也遭到代表在业工人利益的工会和其他政治势力的强烈反对而难以实施”。

 

   在劳动力成本无法降低的情况下,南非的另一选项是通过教育和技能开发来提高工人的劳动生产率,以便在国际市场形成竞争优势。但是,种族隔离制度给南非留下的知识和技能(包括经营企业的知识和技能)的极度不平等,导致被解放的黑人大众只能带着自己仅有的知识和技能匆匆加入市场竞争。近年来,尽快提高黑人大众的知识和技能水平的措施还没有显现出明显的成效。有的大学生由于家庭经济需要而提前退学,更多的则因小学和中学阶段基础不足而跟不上大学课程,达不到毕业要求。

 

   无疑,通过教育和技能开发提高工人的劳动生产率,是一条漫长的道路,即使现在实施正确的改革战略,见到实效也要很长时间。

 

   张春霖认为,在此期间,南非面临着另外两条可能的道路。第一条道路是保持“第一经济”的增长,通过高税收、高福利来补贴和救济低收入人群,维持社会和谐。第二条道路是南非的左翼政治势力正在鼓动的道路,就是对矿山和银行等经济部门实行国有化,“劫富济贫”。虽然第二条道路极具诱惑力,但显然是通向共同贫穷之路。而第一条道路也不是一条可持续的道路,因为南非的低储蓄率和高技能劳动力的供给很难长期支持一个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型的发展模式。

 

  张春霖说,走完了“漫漫自由路”的曼德拉的同志和同胞,还有一条“漫漫致富路”要走。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