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聚焦改革

分类出来

资讯详情

郑永年:中国改革难题在于利益如何重新分配

  • 分类:全局改革
  • 作者:
  • 来源:新浪财经
  • 发布时间:2014-03-25 18:29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郑永年:中国改革难题在于利益如何重新分配

【概要描述】

  • 分类:全局改革
  • 作者:
  • 来源:新浪财经
  • 发布时间:2014-03-25 18:29
  • 访问量:
详情

3月24日上午消息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4”上接受新浪财经独家对话时表示,当下中国到了改革关键阶段,中国需要反腐败,以此来打破利益格局。但问题是,当利益重新集合,如何再分配利益成为眼下的首要任务。

 

  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时代,如何再改革成了各界关注的焦点。从不断落马的官员事件来看,反腐败似乎成了当下改革的突破口。在郑永年看来,当下中国确实需要反腐败,问题是如何界定腐败。反腐败不是目标而是一种手段,最终的目标是要建立公平的社会制度。“不是简单地打一个老虎就能解决问题的,需要通过法治来反腐败。抓几个人的目的是要建立公平的制度。”

 

  郑永年认为,反腐败是要打破利益格局,将权利重新分配。他举例称,近期的放开私人银行,以及广东系列的试点改革,都是具有革新意义的。通过创造新的利益板块来制约老的利益集团,对现有既得利益集团造成冲击。从过去的改革来看,免税等经济改革都是为了平衡新利益群体的有效手段。“这是改革策略的问题,要思考如何动脑筋去平衡利益。”

 

  “现在人心惶惶的,大家不知道明天如何,很多人认为不改革静观其变会降低注意力,以此来降低腐败风险。”他表示,当下不是从哪改革的问题,问题是不改革。由改革改革产生的风险是可控的,但地方债、影子银行等问题是因不改革所产生,不改革的风险是不可控的。

 

  郑永年将不改革因素划分为三点:第一,集权跟改革之间的矛盾,改革需要权利。第二,改革同反腐败的关系。不反腐败老百姓就无法产生信任。第三,改革主体没确定。某些领域的改革中央政府是主体,但很多改革并没有地方和企业的身影。在他看来,不改革的问题在于不配套。“改革是要干活的,一干活就认为腐败了。反腐败就导致很多人不干活。不干活也就不会改革利益格局。”

 

  他认为,顶层设计不考虑地方和虑企业的社会利益,这种顶层设计太容易。改革的政策往往是既得利益集团设计,肯定要遵循自我的利益。“好的天花板就要考虑到多方利益。中国改革的政策并不是一个领导的问题,很多是利益之争的问题。”

 

  在郑永年看来,当下中国已经进入了集权时代。从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成立到多个中央领导小组的设置,都表明了集权时代的来临。改革现在要集权,但集权本身不是目的,是要反既得利益。他认为,从政治上看,集权和放权并不矛盾。“集权的目标就是为了放权,为了改革,从既得利益群体抓过来要重新分配。当下的难题在于怎么分权,不能总是抓在手里。”

 

  “社会改革比经济改革更重要。”郑永年再次强调了当下改革的秩序问题。他认为,总体格局是要转型建立消费社会,遇到的阻力就来自社会改革。医患等社会矛盾都是社会改革的突破口。过去是温饱阶段追求经济改革,现在物质生活提高,社会改革就要伴随。“如果经济改革要深化就必须社会改革。如果不进行改革,社会就将激进化。而社会改革也会缓解政治激进化。”(新浪财经 孟德思旧 发自北京)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

代码

发布时间:2020-04-04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