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聚焦改革

分类出来

资讯详情

人民日报: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是不改革

  • 分类:全局改革
  • 作者:
  • 来源:人民日报
  • 发布时间:2014-03-26 18:21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人民日报: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是不改革

【概要描述】

  • 分类:全局改革
  • 作者:
  • 来源:人民日报
  • 发布时间:2014-03-26 18:21
  • 访问量:
详情

   ●中国经济结构已经和正在发生着具有中长期意义的转折性变化。与过去30多年不同,现在的结构正逐步转向以消费、服务业为主,更多依靠内需,更多从要素效率提升获取动力

 

  ●当前财政金融风险隐患集中在地方融资平台、房地产、产能过剩行业和影子银行等领域。应通过改革强化约束、增进效率,让局部风险有序释放

 

  ●改革的资源是有限的,只能选出那些最重要的,而且关联性最强的先改革。那些能让国民经济运行效率得以提高的改革,都应该放在最优先的地位

 

  ●今年要继续减少行政审批,一方面是政府减少对市场不必要的干预,审批权要放给市场,另一方面就是在不同级别的政府之间确定管理责任

 

  2014,改革之年。在各种不确定因素下,如何避免地方债务危机爆发?推进新型城镇化如何不再走老路?在322日到23日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承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4”上,海内外官员、专家各抒己见,为全面深化改革出谋划策。

 

  风险防控——

 

  “中高速增长的平衡点还没有找到”

 

  “中国经济目前仍处在由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的转换期。但中高速增长的均衡点还没有找到,可能还有一个探底的过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坦言。

 

  今年前两个月的统计数据,从侧面验证了刘世锦的担忧,虽然主要经济指标保持在较高水平,但从纵比来看,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和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增幅都有所回落。此外,出口、用电量、铁路货运量等多项重要指标均不容乐观。

 

  如果说“谨慎乐观”是众多研究机构对今年世界经济的预测,那么“增速放缓”、“压力不小”便是不少经济学者对今年中国经济的研判。在增速换挡的过程中确保“换挡不失速”,必须正视经济运行中的风险与挑战。

 

  防控和化解财政金融风险,首当其冲。刘世锦分析,当前财政金融风险隐患集中在地方融资平台、房地产、产能过剩行业和影子银行等领域。他们之间相互交织、相互传导形成了一个风险传递的循环。“应正确处理局部风险和全局风险的关系,通过改革强化约束、增进效率,让局部风险有序释放,争取不出现系统性风险。”

 

  特别是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往往因为其隐蔽性高,影响更大。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指出,尽管我国公共债务还处在安全区域内,但很多债务是地方政府的隐性负债,规范性差,构成风险的重要来源。

 

  “地方政府的隐性负债往往在事前、事中无法有效防范,一旦资金链断裂,必然要采取‘救火’方式平息事态。不仅成本比较高,还会对政府的公信力产生非常大的损害。”贾康说,某些地方政府债务非常高,应该给予特别关注和进行风险防范,“大量地方债绕过预算法,以融资平台的形式去借,这里面其实有很多苦衷,不能简单责备当事人,暴露的是制度方面的弊病。”

 

  改革破题——

 

  “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是不改革”

 

  “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是不改革。”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分析,无论影子银行、地方债务,还是房地产泡沫,都是不改革的产物,其风险都需要通过改革来克服。

 

  无论是短期的保增长,还是长期的提质增效,都需要改革来激发活力,支撑可持续力。改革千头万绪,什么是牛鼻子?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认为,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所列出的改革项目共336项,改革最好按需求排序。“改革的资源是有限的,只能选出那些最重要的,而且关联性最强的先改革。那些能让国民经济运行效率得以提高的改革,都应该放在最优先的地位。”吴敬琏分析,现在对于改革的先后顺序意见不一,有的认为应该先易后难,也有的建议形成共识的先改,但他认为最必要的改革就应该优先出台,“即便这些改革没有形成共识,也要做工作尽快形成共识,否则改革最终会受挫。”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建议,改革的重点应放在以交易所为代表的高端市场。“其中一个就是资本市场,因为它的带动性非常强,具有价格发现功能,可以有效解决资产重组中的定价问题。”他说,过去30多年的改革使中国初级市场发育较成熟,但今后推动国有企业改革、土地流转,完善社保基金运作,以及解决未来城镇化的融资问题都有赖于高端市场的改革。“让民营资本进入垄断性较强的市场,如果没有有效的资本市场帮助做配置,是很难实现的。”

 

  改革任重道远,政府最应该注意什么?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去年以来用“简政放权”的做法来替代大规模财政刺激手段,使市场焕发了活力。今年还要继续减少行政审批,同时从两个方面放权。一方面是政府减少对市场不必要的干预,审批权要放给市场,另一方面就是在不同级别的政府之间确定管理责任。“中国过去出现过‘放乱收死’的循环。这次出现这种循环的可能性比较小。但如果在这方面放权做得不好的话,也可能出现‘放乱收死’。”

 

  郑永年表示,改革强调执行力。为了摸清全面深化改革在基层的执行情况,他近期在中国基层进行了调研,结果发现不少基层官员采取了明哲保身的改革态度。“改革会触及部分人的利益,但改革也需要人来推动。可是有些官员占着好位置又不干活,这是一种变相的腐败。”

 

  发展机遇——

 

  “中国的转型就是未来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

 

  “结构性的改革对任何一个经济体来说都是一个漫长的旅程,但在中国这个火车已经出站了。”在美国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史蒂芬·罗奇眼中,中国新的增长模式中,服务业将成为改革的重点,这对世界各国都是重大利好。“大家都应该把中国的转型视为一个机会,可以借此参与到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的增长中来。中国的转型就是未来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

 

  机遇总是与挑战并存。尽管2013年中国经济增速仅有7.7%,但第三产业的比重首次超过了第二产业。“数字背后,中国经济结构已经和正在发生着具有中长期意义的转折性变化。我们已经看到与过去30多年大不相同的经济增长结构。一种逐步转向以消费、服务业为主,更多依靠内需,更多从要素效率提升获取动力的经济增长结构。”刘世锦说。

 

  刘世锦认为,应以服务业为重点加快对外和对内开放。“凡是允许外资进入的首先应该允许国内资本进入,尤其对民营资本要打破各种隐性壁垒,形成平等的进入、竞争、使用生产要素的条件。”

 

  新型城镇化被视为新一轮发展的机遇。根据联合国发布的世界城市化展望报告,2011年世界城镇人口为36.3亿,中国城镇人口为6.9亿,占比为19%。报告预计,到2030年中国对全球城镇人口的贡献率将超过20%,中国城镇化规模大、节奏快、影响广泛而深远。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徐宪平介绍:“现行的城乡分割管理制度已经导致了城乡利益失衡的格局,阻碍了城镇化健康发展,推进新型城镇化必须统筹推进人口管理、土地管理、财税金融、城镇住房、行政管理、生态环境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要逐步破除城乡二元结构及城市内部二元结构矛盾,通过改革释放发展潜力,为新型城镇化注入活力和动力。”

 

  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所言,在国际金融危机中,在过去5年,中国为全球经济提供了增长的动力来源,也提供了高质量、包容性、更加可持续性的增长,这就是中国要走向的目的地。“大家曾经听过一句话,要有伟大的梦想才能不会忘记自己的使命。我比较赞赏中国梦。”她说。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

代码

发布时间:2020-04-04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