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聚焦改革

分类出来

资讯详情

吴敬琏驳“GDP底线之争”

  • 分类:全局改革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5-14 17:41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吴敬琏驳“GDP底线之争”

【概要描述】

  • 分类:全局改革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5-14 17:41
  • 访问量:
详情

   □“大学毕业生就业很困难,但是农民工、保姆就业很容易,而且现在新就业大学毕业生工资比农民工、保姆都要低。这说明我们的生产结构有问题。所以,相比现在强调就业数量,更应重视就业质量”

 

  □“中国的汇率改革大关已经过了。现在的问题是应该考虑在人民币未来可自由兑换的情况下,如何防止风险。”

 

  □“从最近的趋势来看,影子银行问题,境外融资套利的问题,等等因素都促使利率改革步伐可能还会加快。中央银行一个最必要的准备工作,就是建立存款保险制度。”

 

  ⊙记者毛明江 ○编辑秦风

 

  着名经济学家吴敬琏近日在上海表示,GDP增速和就业之间的关系不是线性的,从中国最近一、两年的情况看,GDP增速虽然在下降,但就业增速还在上升。所以,争论中国经济保增长的底线是7.5%,还是7%,并没有多大意义。

 

  相比就业数量更应重视就业质量

 

  作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微博]宝钢经济学教席教授,吴敬琏在参加该校20周年校庆活动演讲时说:“我一直不太理解,为什么前一段时间争论经济增长7.5%是底线,还是7%是底线。为什么7.5%就是底线呢?后来李克强总理说,保底线目的是保就业,因为就业影响到千家万户人的生活。”

 

  “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吴敬琏指出,GDP增速和就业之间的关系不是线性的。

 

  吴敬琏说,从我国最近两年的情况就可以看到。GDP增速在下降,但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问题。“除了统计数字不太好看之外,并没有实际的影响。”

 

  因为“就业的情况相当好”,吴敬琏说,“去年政府拟定新就业指标是1000万,实际是1300万。”

 

  为什么会出现GDP增速下降,但就业好的情况?他进一步解释称,一个主要因素是服务业发展得快,而服务业这几年快速发展的根本原因,在于改革。

 

  “尤其是营业税改增值税之后,尽管少数行业税负有所增加,但多数行业的税率是降低了。”

 

  吴敬琏特别提到,相比现在强调就业数量,更应该重视的是就业质量。

 

  在他看来,现在有一个非常不正常的情况,就是“没有技术、没有知识的劳动者的稀缺程度,比起有知识、有技术的劳动者的稀缺程度要高”。

 

  “大学毕业生就业很困难,但是农民工、保姆就业很容易,而且现在新就业大学毕业生工资比农民工、保姆都要低。这说明我们的生产结构有问题。”所以,吴敬琏说,我们归根到底要看就业的数量和质量。

 

  汇率大关已过利率改革可能加快

 

  在就热点问题进行问答时,吴敬琏教授就汇率与利率问题发表了看法。

 

  对于汇率问题,他认为,中国的汇率改革大关已经过了。现在的问题是应该考虑在人民币未来可自由兑换的情况下,如何防止风险。

 

  “汇率的市场化从20057月汇改启动以来,大致上在去年已经取得了很大成就。人民币汇率已经进入双向波动区间。在这样一个市场化的汇率体制下,不是说没有风险,因为国际汇率变动对国内的影响更加直接,中央银行的干预减弱。所以现在我觉得汇率的问题,最主要的还是在(未来)人民币可自由兑换的情况下,通过什么样的监管方式和必要的干预,能够使得国际金融市场的冲击变得平缓下来。”

 

  吴敬琏说,我国过去主要遇到的问题是热钱流入,而现在遇到的问题是双向的。“因为某种原因,比如美国量化宽松政策逐渐削减,使得热钱大量流出的风险同时存在。”

 

  对于利率问题,他说,存款利率如果放开,我国的利率改革就基本到位了。但因为过去长期实施低利率政策,所以存款利率的放开会对商业银行和贷款户造成某种冲击。所以,要随时估量这种冲击会不会引起系统性风险,这是中央银行要注意的。

 

  “从最近的趋势来看,影子银行问题,境外融资套利的问题,等等都促成了利率改革可能还会加快。中央银行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呢?主要是一些准备工作。一个最必要准备工作的就是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还有其他的一些政府工作。”对此,吴敬琏说,“总的来看,我是比较乐观的。”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