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聚焦改革

分类出来

资讯详情

陈锡文:缩小城乡差距 不等于消除城乡差异

  • 分类:全局改革
  • 作者:
  • 来源:央广网—中国乡村之声
  • 发布时间:2016-10-09 17:57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陈锡文:缩小城乡差距 不等于消除城乡差异

【概要描述】

  • 分类:全局改革
  • 作者:
  • 来源:央广网—中国乡村之声
  • 发布时间:2016-10-09 17:57
  • 访问量:
详情

提要:2016年9月28日,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原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在参加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乡村之声举办的“大国基础·中国农村发展金秋报告会”时表示,城镇化的发展水平不能简单以人口的城市化来衡量,最重要的是要提高农村基本公共服务水平,使城乡之间实现平等。但是,缩小城乡差距,并不意味着使城市与乡村完全相同,而是要保持城乡的功能差异。在城乡公共服务水平均衡的前提下,人们有选择是否进城的自由,完全根据个人生活追求来决定,而非人为的强迫,那样才是真正实现了跨越小康的目标。

 

    城乡基本公共服务水平失衡是长期“重城轻乡”的结果

 

    陈锡文在演讲中指出,进入新时期以来,中国农村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但是,不能否认的是,在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只剩下4年多一点的时间里,能不能把农村相对短缺的资源补齐,真正把这块短板补上,使得中国的小康社会成为一个含金量很高的小康社会,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促进城乡之间公共资源的均衡配置,这是中央在几次全会上乃至党的报告大会上都提出的要求。陈锡文表示,要想加快城乡公共资源的均衡配置,实际上公共资源的投入就必须向农村倾斜,才能使公共资源均衡配置。这里边资金确实是很大的问题,但是,除了资金之外,还有很重要的思想认识问题。

 

    长期以来,很多地方很多干部中存在着“重城轻乡”这样一种观点,所以才会造成公共资源主要集中在城镇。再加上严格的户籍控制,所以农村长期以来很难享受到由公共财政资源提供的基本公共服务,这是一个大问题。

 

    城镇化需要历史耐心,不可一蹴而就

 

    尽管中国要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但是,城镇化是否能解决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是否能够化解目前农村普遍存在的公共服务水平低下的难题,陈锡文认为,需要我们正确地看待城镇化的真正内涵和实现路径。

 

    他说,一段时间以来,确实有人认为,只有通过城镇化才能解决问题,但是具体做起来,认为只有把农民都转移到城镇去,农民变成城镇居民之后才能享受共同的公共服务。这个思路值得认真讨论。中国拥有13亿7千万人口,现在城镇人口已经占到了56.1%,但这个城镇人口是常住城镇人口,包括大量在城里面居住6个月以上的农村人口(他们户籍仍在农村)。去年年底,农村的户籍人口占到总人口的60.1%,而农村的常住人口,占到全部人口的43.9%。这样一个人口结构,是否可以照搬国外的经验,大力提高城市公共服务水平,把少数人留在农村就行?

 

    近几年,中国农村进城务工人员的增幅正在减缓,中国的城乡人口结构并非如预想的那样,会不断加速从乡村流入城市。这取决于国际国内的经济形势,特别是就业形势。陈锡文认为,在当前国际国内的经济背景下,城市不可能像以前那样,继续吸收大规模的农村劳动力,提供大量的就业岗位。这也许是个阶段性问题,但是即便中国的城镇化率达到了70%,仍然有超过4亿人留在农村。这与建国之初相比,并没有减少多少。

 

    因此,要通过城镇化让农民转成城镇居民,享受同等的公共服务,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在推进城镇化的过程当中,不能以人口城市化来替代一切,尤其是不能以此作为理由,来降低农村的基本公共服务的投入。

 

    2013年12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召开的城镇化工作会议上讲,“关于人口城镇化的问题,我们要有足够的历史耐心。”

 

    陈锡文认为,对于中国来说,这句话分量非常重。要推进中国的人口城镇化,要经过长期艰苦的努力。在这个过程中,必须加大对农村的公共资源的投入,这样才能逐步让农民在接受公共服务方面,逐步向城镇的水平靠近。

 

    缩小城乡差距,不等于消除城乡差异

 

    在谈到缩小城乡差距的认知问题时,陈锡文指出,在政策研究层面,的确存在两种不同的理念。有些人认为,把城门打开让农民进来,进了城就可以享受城里的公共服务。

 

    但是,对于他个人来说,他更倾向于认为,在人口城镇化基本目标实现之前,应更快地提高公共财政投入水平,改革农村的基本公共服务。农民有权选择是否进城。如果在农村享受到的基本公共服务没有什么差别,那可能就没有必要进城。

 

    他举了上海举办世博会时的一个例子。

 

    “2010年上海举办世博会,根据世博局的要求,这届世博会的主题是城市,所以世博会打出了一个标语性的口号就叫‘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我是搞农村工作的,所以当时征求我们意见的时候我觉得不以为然,怎么能够叫城市让生活更美好,难道农村不能让生活更美好吗?于是提了一些意见,后来世博会筹建过程中,就专门增加了和农村有关的两个展馆。

 

    当时整个世博园里都飘扬着“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标语。唯独到了农村展馆的时候有一个小一点的标语,叫做什么呢?叫做‘乡村让城市更向往’。非常震撼。现在可能确实有相当多的乡村让城市人很向往。由此也有相当多的农民,他从内心,我说的重一点,可能不屑于当城里人,他觉得我在乡村很好,我为什么要当城里人?如果把农村公共服务短板这块补上去,我想我们城市化道路可能走出一条崭新的路。”

 

    陈锡文表示,无论在什么时候,城乡之间的差别,要逐步去消除。但是城乡之间的差别,有的可以消除,有的不能消除。能消除的比如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城乡之间的基本公共服务差距,这些都能逐步消除,但是不能消除的是城市和农村不同的功能。

 

    城市是积聚人才、积聚财富,成为带动地区和整个国家城市快速发展的增长极。而农村是什么?农村是给人提供基本生活必需品、农产品、以及提供生态环境产品的一个地方。所以城市化水平再高,城市经济再发达,农村的功能也不能消除。从这个角度去看,一定要保持中国农村生机勃勃的活力。

 

    要让人们愿意留在乡村,留住传承

 

    当下的中国农村,正面临着空心化、老龄化的趋势。很多人在担心,将来农村是否还有人种地,是否还有人愿意在农村生活。

 

    陈锡文在演讲中提到,日本在这方面,其实可以给中国一些启示。

 

    他提到,自己曾经到日本北海道一个偏远的乡村去考察,发现那里的基本公共服务水平比北海道首府札幌市还要好,原因是日本政府在那里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北海道行政首长告诉他,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里的人就走光了,那谁来守住那块地方,那里的文化又由谁来传承?

 

    陈锡文表示,加强对农村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社会保障投入,使得城乡之间的基本公共服务能够逐步的均等化,这不仅是让农民过上好日子,而且让中国像习近平总书记讲的,望得见山,看得见水,留得住乡愁,让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能够代代相传。

 

    “这样才能使得中国的未来,农村更加美好,城市更有效率,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来选择,到底是居住在农村,还是转移到城市去。如果到了那一天,那么我想我们就跨越了小康,真正向中国的现代化有了更大的迈进。”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

代码

发布时间:2020-04-04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