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聚焦改革

分类出来

资讯详情

郑新立:解决这一问题释放巨大增长潜力

  • 分类:全局改革
  • 作者:
  • 来源:搜狐财经
  • 发布时间:2016-11-04 17:43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郑新立:解决这一问题释放巨大增长潜力

【概要描述】

  • 分类:全局改革
  • 作者:
  • 来源:搜狐财经
  • 发布时间:2016-11-04 17:43
  • 访问量:
详情

由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主办的“第三届大梅沙中国创新论坛”于2016年11月4日-5日在深圳举行,主题为“创新与‘十三五’”。

  大梅沙论坛由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创立并主办,以“国家治理现代化”为总方向,秉持理性、开放、创新的理念,聚焦十八大以来中国改革开放的新进程,向国家有关部门提出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力争成为国内外有重第三届大梅沙中国创新论坛设有中国金融改革论坛、中国科技创新论坛、社会转型与制度创新、国企改革与发展论坛、中国教育改革论坛等八场专题论坛和媒体领袖对话等交流环节。 厉以宁、吴敬琏、许小年、陈志武等学者,以及南非共和国前总统德克勒克等百余位国内外有影响力的政商学界精英出席。

  在11月4日下午的专题论坛上,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新立发表了题为“实现十三五最大的新动能”的演讲。

  郑新立认为“十三五”最大的新动能是城乡一体化,城乡一体化主要是通过城市的带动作用、工业的带动作用来加快农业的现代化,加快新农村建设、加快农民工市民化的步伐。现在城乡居民收入2.7:1,最低的是浙江,城乡居民收入是1.7:1,如果到2020年,全国能够达到浙江的水平,城乡居民收入的差距缩小到1.7:1,我们6亿多农村人口的收入水平、生活水平将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城乡矛盾能够大大缓解,最主要的是将释放出巨大的增长潜力。

  “十三五”这件事如果做好了我们就不会发愁经济下行了,经济就会出现持续的、健康的增长局面,7%到8%的增长速度可以保持到2030年。

  郑新立还表示,以自主创新带动产业升级,特别是创新能力的提高需要人才的积累、知识的积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目前以新技术带动的新经济,它的比例占GDP比例不到10%,即使新经济以两位数的增长,如果传统产业处于低迷状态,新经济不足以打动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所以对于自主创新带动产业升级也不可急于求成。

  以下为郑新立的演讲实录:

  郑新立: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十三五”是中国发展的关键阶段,因为我们正处在由中高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跨越的爬坡阶段,如果能够实现“十三五”的目标,也就是双倍增,人均GDP到2020年比2010年翻一番,城乡居民收入到2020年比2010年翻一番,我们到2022年,算到2022年人均GDP按照市场汇率来计算,就可以达到1.2万美元高收入和中高收入的分界线,13亿人就能跨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

  当前我们的发展遇到一些新的矛盾和问题,经济下行已经经历了六年,今年三季度增速下行已经停止,前三季度都保持了6.7%的增长速度。经济运行中还存在一些不正常的问题,突出的是我们投资结构出现了巨大的反差。一是国有投资和民营投资出现了巨大的反差,国有投资增长25%,民间投资出现了负增长和2%的低增长;二是房地产的投资和制造业的投资出现了巨大的反差,我们最近两个月银行贷款大部分流入房地产,制造业的投资六、七月份出现负增长,八月份回升到2%左右,仍然低迷;三是海外投资暴增,国内投资增速缓慢,上半年海外投资同比增长67%,国内投资增长速度只有10%左右。投资结构上的三个冰火两重天我觉得孕育着风险,所以必须采取有效的措施,当前在宏观调控上需要把握好三个辩证关系:

  1)近期和长期的关系:长期的发展目标不能够拿到年度计划里面实现,对于长期的发展目标不能期望它在一两年、三两年或是一个五年计划就能全部解决,比如说我们要实现产业结构以劳动密集型为主、资源密集型为主转变到技术密集型和知识密集型为主,没有十年、二十年以上的努力是不可能的。

  2)供给和需求的关系:一方面我们要推进供给侧结构改革,另外也要扩大内需,把经济增长的巨大潜力释放出来。

  3)内需和外需的关系:海外投资固然重要,但是国内投资才是我们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所在,只有扩大国内投资才能够拉动内需,拉动国内经济的增长、增加就业,而且内需的扩大、国内增长的态势好了才有更多的力量到海外投资。

  所以宏观调控上把握好这三个辩证关系,尤为重要。

  就“十三五”还剩四年多的时间来看,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要通过深化改革,释放经济增长的新动能,现在看来新动能大体有四个:

  1、我们要通过推行投资体制改革实行政府和企业合作的模式(PPP模式)来增加公共产品的供给,但是公共产品特别是基础设施的投资高峰期我觉得已经过去,因为我们已经建成了全世界最长的高速公路网和高铁网以及无线网络,基础设施的投资也不能过度超前。

  2、第三产业的发展已经经历了连续多年的高速增长,第三产业占GDP的比例已经达到百分之五十多接近百分之六十,第三产业将来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但第三产业的发展容易增加第二产业的成本,由此它对经济拉动作用有限。

  3、通过自主创新带动产业升级,进而形成新的经济增长动能,这个动能可以说是带有根本性的,但是我们必须清醒的看到,以自主创新带动产业升级,特别是创新能力的提高需要人才的积累、知识的积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目前以新技术带动的新经济,它的比例占我们GDP的比例不到10%,即使新经济以两位数的增长,如果传统产业处于低迷状态,新经济不足以打动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所以对于自主创新带动产业升级也不可急于求成。

  4、我认为“十三五”最大的新动能是城乡一体化,城乡一体化主要是通过城市的带动作用、工业的带动作用来加快农业的现代化,加快新农村建设、加快农民工市民化的步伐。我们农业的效率现在很低,有2.2亿农业劳动力,去年我们农产品的进出口有400亿美元的逆差, 直邮22万农业劳动力,是中国农业劳动力的千分之一的荷兰,2015年农产品出口顺差400亿美元。可见我们农业的效率仍然很低,通过农业的现代化释放农业的富裕劳动力,提高农业的国际竞争力,可以带来很大的投资需求,包括农业机械、农用资料等需求,来加快农业现代化。

  二是做好新农村建设,中西部的农村还处于比较落后的状态,十多年前外交官给中国的评价说,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评价并不为过。通过新农村建设,改变农村落后的面貌,这样可以带动巨大建筑方面的需求,对建材的发展具有拉动作用。

  三是做好农民工的市民化,农民工有2.8亿人,留守儿童6000万,留守妇女4000万,留守老人4000万,现在处于全家分离状态的有4亿人口。习近平总书记讲“改革要精准对接发展所需、精准对接人民所向、精准对接基层所盼”,对于这4亿家庭分离的人口来讲,他们朝思暮想的是全家团聚,我们通过农民工的市民化圆全家团圆梦,可以带来巨大的需求,让农民工可以买得起房,拉动需求,同时会拉动城市的基础服务、基础设施的发展。

  搞好这三件事需要加快改革的步伐,核心是改革农村的土地管理制度,包括农村的宅基地,十八届三中全会已经提出改革农村土地制度的具体部署,赋予农民对农村土地的法人财产权,所有权归村集体,法人财产权归农户,农户有了法人财产权,土地使用权、经营权就可抵押、担保、转让,有利于土地进入市场,实现市场化。

  我们农村发展滞后,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农村市场化的改革之后,城市的市场已非常发达,城市的各种资源都已经实现市场化,而农村生产要素只有半市场化甚至没有市场化,商品生产要素就朝市场化程度高的地方流去,原因是市场化程度高的地方生产要素可以在市场交换,通过市场交换可以获得更多的交换价值,因此我们的劳动力、土地、资本源源不断的由农村流到城市,城市的技术、人才、资本流不进农村,城乡市场中间存在堰塞湖单向流动,按照城市到农村流不进去,通过架设土地这个平台,撬动银行贷款和社会投资,打破城乡资本的堰塞湖。如果“十三五”时期,我们以农村的三块地为质押,撬动银行贷款和社会投资20万亿,投入到农村现代化、新农村建设和农民工的市民化,农村的面貌就能迅速改变,到2020年实现全面小康就有了可靠的保证。

  现在城乡居民收入2.7:1,最低的是浙江,城乡居民收入是1.7:1,如果到2020年,全国能够达到浙江的水平,城乡居民收入的差距缩小到1.7:1,我们6亿多农村人口的收入水平、生活水平将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城乡矛盾能够大大的缓解,最主要的是他将释放出巨大的增长潜力。

  “十三五”这件事如果做好了我们就不会发愁经济下行了,经济就会出现持续的、健康的增长局面,7%到8%的增长速度可以保持到2030年。所以关键在于加快城乡一体化的改革。

  最近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城乡一体化有一个重要讲话,他提出新五化的概念,我们要努力实现“城乡居民基本权益平等化”、“实现城乡居民公共服务均等化”、“实现城乡居民收入均衡化”、“实现城乡要素配置合理化”、“实现城乡产业发展融合化”。

  最关键的是城乡居民基本权利平等化,目前突出的是两个不平等:一是财产权益不平等,城里人的房子、土地完全商品化了,特别是北、上、广、深的居民最近房价暴涨,财产性收入、财富效应凸显,城镇房产价格差异造成财产权益部评定。二是户籍上的不平等,农民工尽管为城市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他在城里干了二十年、三十年,由于他农村的户口还是分享不到户籍人口所享受到的城市各种公共服务,所以要加快改革的步伐,要通过改革使城市的过剩资本不是流向房地产,也不是流向海外,而是流向农村,加快改变农村落后的面貌,这是“十三五”的根本,“十三五”如果我们能大大的缩小城乡发展的差距,实现这个目标,我们经济就能保持稳定的增长。

  最近国家发改委、住建部和中采办在浙江召开了特色小镇的座谈会,加快特色小镇的建设,我认为这是城乡一体化的突破口,就是要在大城市、特大城市周边地区,在一小时生活圈的范围内选择一些条件好的小镇,鼓励城市里的企业、大学、研究机构、医院迁到这些小镇,像德国一样打造一大批特色小镇,德国是城市化高度成熟的过程,城市化率百分之九十几,70%的人住在小城镇,如果我们能建设一批小城镇、特色小镇,作为城乡一体化的突破口,就能带动城乡一体化的发展,谢谢。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

代码

发布时间:2020-04-04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