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聚焦改革

分类出来

资讯详情

王战:特朗普经济政策的成本收益分析

  • 分类:全局改革
  • 作者:
  • 来源:上观新闻
  • 发布时间:2017-01-26 16:47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王战:特朗普经济政策的成本收益分析

【概要描述】

  • 分类:全局改革
  • 作者:
  • 来源:上观新闻
  • 发布时间:2017-01-26 16:47
  • 访问量:
详情

特朗普经济政策的结局会有三种。一是把美国经济搞上去,同时也把世界经济搞上去。二是把美国经济搞上去,但往外面泼脏水,世界经济依然低迷。三是把美国经济也搞坏,世界经济更不好。如果出现第二特别是第三种情况,要不他本人要不他班子,都得承担责任、付出代价。目前,特朗普在美国支持率也只有一半,他必须在美国经济上做出成绩,才能稳定自己的执政地位

 

    1月20日,特朗普正式就职美国第四十五任总统。现在很多人都说特朗普的特点就是不按规矩出牌,但是作为商人型总统,怎样出牌总会有他自身的逻辑。我们要考虑他是怎样想问题的,把他的逻辑想清楚。

 

    首先,大家都知道特朗普是房地产商,房地产商对产业与就业是最敏感的。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底特律破产事件在美国引起很大的反响,二战以后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没有了产业就没有就业,没有就业人们就买不起房子,所以特朗普作为房地产商非常敏感地意识到制造业流失对美国的影响,于是在竞选时大打传统制造业牌,赢取选票。为什么特朗普会当总统,他从制造业外移导致城市破产中抓住了美国底层老百姓的情绪。

 

    特朗普和奥巴马执政理念是有差别的。在我看来,特朗普和奥巴马两个人都坚持美国第一、美国利益第一,这是不会改变的。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实际上两个人想做的事情是一样的,都要应对金融危机,无非一前一后而已。奥巴马在位时,对内实行三次量化宽松,对外推行美国利益加普世价值观,用这一套来支撑美国国际地缘政治的同盟关系,其实就是把脏水泼出去,把自己的“孩子”留住。结果我们看到一个很独特的现象,9年来世界经济没有恢复,而美国经济倒是在逐步复苏,甚至开始加息了。特朗普要做的事情,其实就是把留在自己盆子里的“孩子”养肥养大,所以他要推行的是美国利益加美国经济重建。特朗普是搞企业的,做什么事情都讲性价比。从竞选就可以看到,他非常看不起精英,只会乱花钱,投了几万亿下去,打了几仗,美国本国民众得到什么收益了?搞亚太再平衡,给日本、越南好处,美国得到什么收益了?弄个普世价值观,就是为了表面好看……

 

    既然他把重心转向经济,他会怎么做?我认为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国际地缘政治上重新选择。特朗普在候任总统时公然提出跟俄罗斯搞好关系,这是开天辟地的。特朗普主动与俄罗斯缓和关系,道理很简单,因为他选择美国经济利益优先,并具有地缘政治上的性价比。美国在全球的贸易逆差,主要来自三个国家和地区:中国、欧洲、日本。在这个板块里面,恰恰没有俄罗斯,选择和俄罗斯改善关系,性价比非常高,成本低,收益大,经济上没损失;政治上一头掣肘欧洲,一头牵制中国和日本。这个买卖相当划算,何乐而不为呢?这就是商人的头脑。对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点是针对墨西哥,估计会先动非法移民问题,先把要价抬高。还有就是亚太再平衡战略的调整,宣布不搞TPP。总之,我觉得特朗普的地缘政治和奥巴马不同,精英要面子,特朗普代表的是草根,要的是性价比。

 

    要制造业回归,哪些国家对美国的出口最多?中国。所以从逻辑上来推理,欧盟和日本是美国的盟国,中国对美贸易出口又是最多的。特朗普哪怕不是总统,作为一个企业家做生意,选择打贸易战的首选对象也会是中国。特朗普上台后的中美贸易摩擦,看来不可避免。在一两年当中,这个问题我们不能回避。和中国打贸易战,他有三个选项:打“一中”台湾牌意味着高烈度贸易战,但成本代价会非常高。中烈度是打WTO规则战,提高关税45%是不符合WTO规则的,是不是能做这个事儿,提高到什么程度,国会是否能通过,现在都还很难判断。如果提高5%、10%,国内也可以交代,至少提高了进口成本,对美国是有利的。但即便实施了,短期也许对美国有好处,但长期看会带来其它国家的反制措施,不利于美国的长远利益。低烈度贸易战就是要求“对等贸易”,我对你放开了你也必须对我放开,你不放我也不放。目前看,中低烈度的可能性较大。但是不是长期能够这样做,还是个问题,因为这样做最后一定会有成本付出,而且可能成本还不小。

 

    其实,特朗普政策不完全是冲着中国来的,对日本和欧盟也会有冲击。目前为止,冲击最大的是日本,日本在美国总统竞选中站错了队,结果一出来,安倍就迫不及待去拜见特朗普,情急心态可见一斑。欧盟是观望,因为现在还要看德国和法国的选举结果,目前还很难下定论。特朗普对于盟国关系的处理也会考虑经济性价比,包括美国驻军的费用问题。美国也想拉拢俄罗斯制衡中国,但俄罗斯也不是好拉的。

 

    所有上述这些判断,说明特朗普无非是想通过国际政治经济手段,使他的竞选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得以实现而已。所以,美国国内政策还是特朗普的主攻方向。从特朗普政策主张看,其理论渊源可以归结为三个方面:一是里根主义供给学派。这是他整个经济政策的渊源,譬如想通过减少所得税来带动经济。二是“罗斯福”新政再版。相比近百年两次大危机,奥巴马的应对不如罗斯福。罗斯福至少解决了国内基础设施建设的问题。而奥巴马做的无非是为华尔街解了套,数千亿美元砸下去后,债务危机平息了,华尔街搞金融的人收入更高了,但美国的基础设施一点变化都没有。所以,特朗普就是要围绕基础设施加大投资。三是“世界岛”理论。中国的“一带一路”以及俄罗斯的大欧亚计划,会使美国重新关注布局世界“心脏”地区,特朗普所做的选择,可能是继麦金德、布热津斯基后的3.0版。这些都是理论预判,值得我们做一些深入的研究。

 

    我们再来看看美国国内政策的具体取向。从开放政策上看,特朗普在强调利用外资,降低税收,补贴返还等类似的招商引资优惠政策,很有点类似我们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政策取向。而如今中国却在不断规范抬高成本,不搞政策洼地,却不被承认是“市场经济国家”?特朗普的国内政策将会是组合拳。一是加息。靴子刚刚落地,2017年估计加息的力度会比奥巴马时期大,可能进一步造成全球资本流动不确定;二是减税。所得税减到15%,比香港的所得税还少一个百分点。当然是否能做到还有待观察,但减下来会对我们冲击很大;三是基础设施建设,关键是钱从什么地方来;四是贸易保护主义,打贸易战;五是通过投资移民政策,筹钱在美国建基础设施。

 

    关于美国制造业回归的成效和问题存在三种情形。一是如果市场在国外,制造业回归很难。如果市场在国内,那么相对劳动密集型产业,较其他成本,劳动力成本居高不下,这一类制造业回归也是很难的,短期可能有一些回来,但长期还是要走人的。二是资本技术密集型制造业,用工比较少,回归可能性比较大。但是对于已经形成规模经济的产业,譬如在国际或国内已经形成垄断经济,如汽车制造业等,美国拉回国内制造再出口到国外?这可能做不到,没有那么简单。三是跨国公司。美国本国的跨国公司愿不愿意回归,现在采取税收优惠政策,如果降到10%有些公司会回去,但是很多跨国公司已经全球布局,回归动力不足。

 

    至此,我们可以总结一下,特朗普经济政策的结局是什么?我认为结局会有三种。一是把美国经济搞上去,同时也把世界经济搞上去。二是把美国经济搞上去,但往外面泼脏水,世界经济依然低迷。三是把美国经济也搞坏,世界经济更不好。如果出现第二特别是第三种情况,要不他本人要不他的班子,都得承担责任、付出代价。目前,特朗普在美国的支持率也就一半,他必须在美国经济上做出成绩,才能稳定自己的执政地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

代码

发布时间:2020-04-04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