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新闻资讯

资讯详情

宋晓梧:一次分配上要适度向低收入者倾斜

  • 分类:本会新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12-08 12:01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宋晓梧:一次分配上要适度向低收入者倾斜

【概要描述】

  • 分类:本会新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12-08 12:01
  • 访问量:
详情

 

由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主办的“第十七届中国改革论坛”于2019127日在北京举办。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学术委员会主席宋晓梧出席并演讲。

 

  宋晓梧称,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库兹涅茨曲线已经失效了。西蒙·史密斯·库兹涅茨依据推测和经验提出了经济发展与收入差距变化关系的倒U形字曲线假说,即随着经济的发展,居民收入差距将先逐渐加大,达到一定高点时,随着经济继续发展,居民收入差距则将逐渐变小。

 

  “收入分配问题已经成为全世界高度关注的问题。2015年初,全球援助与发展组织乐施会发布报告,认为不平等加剧问题成为全球主要议题”,他强调。

 

  如何解释收入分配差距扩大产生的原因呢?宋晓梧称大概有三种解释:

 

  一是全球化导致了资本流动远大于劳动流动率,这样资本收益高于劳动收益,使得资本家越来越富。

 

  二是互联网导致财富的迅速集中,股票可以导致财富相对集中,但是互联网比股票的速度还快。

 

  三是从阶级力量对比,库兹涅茨于1955年提出了倒U曲线,那时恰恰是苏联崛起,抑制了资本夺取劳动收入的力量,所以倒U曲线与其说是一种经济发展和收入分配的曲线,还不如说是劳资力量对比的曲线。

 

  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把收入分配制度上升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经济制度,提出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健全劳动、资本、土地的收入机制,健全税收社会保障二次分配的作用。“看看现实的情况,要真落实这个决定精神,是需要付出长期艰苦努力的”,宋晓梧表示。

 

  宋晓梧表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收入分配体制打破了平均主义,调动了各方面积极性,除了劳动之外,其他生产要素也参与分配,极大的激发了生产的积极性。但是也要看到,当前,我国一次分配不平衡、二次分配不充分的问题。“一次收入分配差距过大,包括城乡、区域、行业、群体差距。二次分配的调节作用过小,包括社保和税收”。

 

  谈到社会保障制度时,宋晓梧认为仍然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改进,“在某种程度上,通过扶贫、城市最低生活保障,是缩小了一定的收入分配差距,但是总体看缩小得太小了”。

 

  在税收方面,宋晓梧称,税收由于是间接税,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了收入分配差距。“社保和税收作为二次分配,都没有很好地发挥调节一次分配的作用”。

 

  宋晓梧总结了收入分配的三个误区:

 

  第一,片面强调随着人均GDP的增长会逐渐达到共同富裕。宋晓梧指出,原以为只要GDP达到一定程度,收入分配差距就会缩小。所以,集中一切力量把GDP搞上去是缩小收入分配差距的最优战略选择,至于收入分配中的具体政策倒是次要的了,导致了这样一个结论,这个结论现在好像被证伪了,但是很长一段时间,学者是很认真的,还当做了教条。

 

  第二,低成本劳动力竞争理论。认为中国没有技术、没有资金,唯一的竞争能力就是劳动力成本低,要保持低劳动力成本。“这实际是一个理论误区”,宋晓梧指出,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劳动力成本必然提高。“如果我们现在还保持柬埔寨、越南这些国家的工资水平,那收入分配差距就更不得了了,你创造的财富都谁来享受?也不分给普通劳动者?”

 

  第三,刘易斯拐点的理论。“实际上,刘易斯理论没有城乡户籍分割的问题,不能把中国自己一些政策上的问题都忽略了,用这些理论去掩盖,一股脑把城乡普通劳动者低工资打包推给刘易斯理论去解决,而不从我们自己的体制机制政策方面寻找究竟有哪些差距”,他说。

 

  宋晓梧建议,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点,在一次分配上要适度向低收入者倾斜,特别是关注农民工群体。规范分配秩序,缩小城乡区域行业差距,完善工资集体谈判协商机制,适时调整最低工资标准。

 

  二次分配上,要以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为方向,深化社会保障制度改革,较大幅度提高直接税,包括个人所得税、财产税。“要发挥二次分配平抑一次分配中差距的作用”。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

代码

发布时间:2020-04-04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