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搜索
搜索
1
1

1

改革资料库

内容详情

“物权法”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0-03-20 17:48
  • 访问量:26

【概要描述】

“物权法”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概要描述】

  • 分类:民主政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0-03-20 17:48
  • 访问量:26
详情

 

“物权法”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李曙光解析《物权法(草案)》

 

 

当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决定今年两会提交审议《物权法(草案)》时,围绕着物权法的争论暂时尘埃落定,不过,这一场论争引发的思考并没有偃旗息鼓。那么,怎么解读这场争论?本刊为此专门采访了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李曙光。

《中国改革》:关于《物权法(草案)》的争论可谓轰轰烈烈。您觉得这样的争论正常吗?

 

 

李曙光(以下简称李):我觉得很正常。经过二十多年的改革,中国形成了新的、前所未有的,在市场条件下或者是准市场条件下的利益集团、利益主体。因为现在不同的利益集团对改革成果的预期不同,他们要求不同的立法来保护自己的利益,这就造成了在立法中的博弈与争论。法律的改进很大程度上也正源于此。

不过,一部法律如果立法目标泛化、虚化、完美化,就会引起不必要的纷争。《物权法(草案)》只是一个界定产权的法律,不能又是《国有资产法》、又是《土地管理法》、《侵权行为法》与《刑法》等等。模棱两可的立法倾向,势必一方面会使得立法中出现思路不清,导致意识形态方面的争论,另一方面会使产权界定与保护等真正要讨论的内容没有时间涉及。

一般来说,立法者应当对该法在整个社会规则架构中的功能、可行性、操作成本、操作者的能力以及法律所支付的成本和实施后的效能有个判断,然后再听取民众声音,从中找到合理建议,最后立法表决。建立在这样一套立法战略和成本效益核算基础上的立法,才会科学化。

《中国改革》:争论中最响亮的是关于《物权法(草案)》是否违宪,是否违背社会主义基本原则。您如何评价这样的声音?

李:现在关于意识形态的争论已经超越了《物权法(草案)》所能涵盖的内容。就有关讨论来看,《物权法(草案)》已经上升为改革和非改革的风向标。但其实,《物权法(草案)》承载不了这样的历史责任,这些内容也不应当是它体现的内容。我们更多应该讨论物权的概念是否完整?集体产权如何界定?公权的具体含义,它对私权侵害的可能性以及如何预防与处置?哪些确实是原罪,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要不要追溯?现有土地制度要不要改革?这些才是物权法真正要解决的。而这些问题在很多时候也都用意识形态的方式来解读了,其实本来是可以通过立法技术来解决的。

《中国改革》:目前这样的讨论是没有意义吧?

李:由于这种争论没有立法技术与具体操作层面的争论,因而可以说是没有意义的。而且左派和那些民法学家的争论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不是在一个层面上的,没有对接上。不过从另外一方面来说,这些辩论对改革,对现实社会是有意义的。它推动了人们对一些原则性问题的考虑,并且让人们不得不去想清楚和说清楚我们现在处于什么样的阶段,要做些什么,应该怎么做。这有助于我们在这一阶段的跨越。

《中国改革》:我们也注意到,关于《物权法(草案)》的讨论,不仅仅有单纯的意识形态争论,还有关系到每个人生存状况和利益调整的公共决策问题,这在小区业主们的诸多讨论中可以看到。只是,他们的声音被意识形态的争论之声覆盖了。

李:其实,小区业主对小区物权的讨论涉及到现行土地所有与土地开发制度问题,这不可能在《物权法(草案)》层面得到全面解决,这涉及宪法等层面的问题。而小区业主们与开发商争论不休的会所、车库的产权归属问题等等,其实完全可以通过《合同法》解决,关键是这类争议发生之后,我们的司法体系不受理此种争讼或反应太慢,没有实现公正的程序渠道。法院必须凡诉必理。

《中国改革》:即使经过了这么多争论,仍有很多人认为这部法律不够立足现实,“聊胜于无”。

李:这部法律最初的草案的确比较学术化。我们一些民法学家的书斋理论,和社会有点脱节,因而将一些学术概念放入立法草案中,使得老百姓看不懂《物权法(草案)》。其实立法语言浅显一点,让每个老百姓都能懂能用,这才符合《物权法(草案)》的立法本意。

经过很多次的修改,物权法的确有进步,中国现有的国情当然要在立法时考虑。法学家和立法者激辩《物权法(草案)》的目的,是希望《物权法(草案)》能在现有条件下,为一步一步将产权界定清楚提供法律依据。

《中国改革》:《物权法(草案)》出台后能实现预期的目的吗?

李:目前还看不出它对法学理论以及对中国改革实际的影响有多大。不过我一直强调法律条文并不是最重要的。如果实践中有了产权界定的规则,那么即使没有正式的《物权法(草案)》,也能在现实中对产权有所保护。只要法院对所有现实中的产权纠纷都受理,并且按照公正公平的价值和原则去裁定,那也能够起到产权保护的作用。反过来,即使有了很完美的《物权法(草案)》,却没有一套很好的司法体系,“不告不理,告了也不理”,或是受理了但不公正裁定,那还是没有办法保护好老百姓的产权。

所以,《物权法(草案)》还需要很多配套制度与实施机制,才不会停留于一纸空文。

另外,当前社会一些焦点问题的解决往往不是一部法律“单兵突进”所能完成的,而是多个法律制度协调实施的产物。其实,《物权法(草案)》在我们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律体系中,只是其中的一部法律,它与《国有资产法》等一起构成对产权初始界定的法律。与市场经济相关的法律有四块,第一块是涉及到产权的法律,包括《宪法》、《国有资产法》和《物权法》、《土地法》等;第二块是与市场经济运行密切相关的法律,包括进入(即主体法,比如《公司法》、《商业银行法》)、交易(如《合同法》、《票据法》、《担保法》、《证券法》)和退出(如《破产法》)三个环节;第三块是《政府管制法》,用以规定政府的“手”可以伸到哪些领域,边界是什么,比如《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第四块是社会保障和公共福利。由此可见,《物权法(草案)》的位置十分清楚,它在市场经济中是一项基础性的法律,同时又不是担当全部的功能。

版权所有 © 201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

代码

发布时间:2020-04-04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