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 30周年专栏 | 基金会 | 杂志社 | 公共政策 | 公众意见 | 中国改革论坛 | 走势座谈会
首页本会概况本会动态改革聚焦学者专栏科研成果专题视频
中间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成立30周年回顾与展望
首页 >> 周年专题 >> 30周年纪念 >> 名誉会长高尚全对十四届三中全会的回顾(下)

名誉会长高尚全对十四届三中全会的回顾(下)

2013-10-30 14:05:04

第四节 两个重大理论问题是怎样突破的?
一、关于“劳动就业市场”改为“劳动力市场”
温家宝同志于1993年11月3日向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汇报《决定》修改稿需要中央请示的问题主要有两个:一是关于“企业法人财产支配权”的提法;二是关于劳动就业市场问题。汇报指出:“体改委、计委、劳动部门和一些同志建议,把‘劳动就业市场’改为‘劳动力’市场,认为这是生产要素市场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高尚全同志的意见比较系统,根据泽民同志的批示已经印发各常委同志。这个问题,需要请中央决定。”
根据起草小组的分工,我和郑新立、张卓之同志负责市场体系部分,对生产要素市场,特别是劳动力市场做了较深的研究,所以努力想把劳动力写到决定中去。在1993年8月30日的第三稿第14条是这样写的:“当前培育市场体系的重点,是发展要素市场,包括金融市场、房地产市场、劳动力市场、技术市场、信息市场等。”“改革劳动就业制度,逐步形成劳动力市场。”
但是,到了1993年9月28日(征求意见稿)时就发生了变化。征求意见稿第13条提出:“当前培育市场体系的重点是,发展金融市场、劳动就业市场、技术市场和信息市场等。”“改革劳动制度,逐步形成劳动就业市场。”为什么把劳动力市场改变为劳动就业市场呢?主要担心的是,提出劳动力市场,会影响工人阶级的主人翁地位,引起政治上的不良反应。
针对这个情况,我写了一个《为什么要提出“劳动力”市场》的研究报告。首先,送薄一波、李岚清同志征求意见。没有想到他们很快作了批示。薄一波同志于1993年10月14日批示:
“尚全同志:我对这个问题没有做过深入研究,在目前我们实行市场经济或者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提出劳动力市场是自然而然的。因此,我同意你的五点论述,但我觉得不必多争论,经过几年自然而然(或顺理成章)的解决。”
李岚清同志于1993年10月15日批示:
“尚全同志:我原则赞成这个意见。但劳动力一般理解为体力劳动,劳动力市场应为广义的概念,应包括脑力劳动,因此提法上还值得推敲。”
两位老领导的批示和支持给了我坚持“劳动力市场”的勇气。所以,当起草小组有的朋友劝说:“老高,中央有的领导不赞成劳动力市场的提法,你不要白费劲了。”对此,我扔不动摇。所以,在11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讨论《决定修改稿》时(会议除各中央政治局常委外,个别政治局委员参加,起草小组正副组长以及分组负责人也列席了会议),我有幸出席了会议,我当时心血来潮发言,一口气讲了为什么要提劳动力市场的五个理由。总书记只说了一句话:“提出劳动力市场,社会上能不能接受?”第二天,我找了主持起草小组的温家宝同志,我有点内疚,说昨天在会议上不该我发言,但考虑到如果不抓住机会,劳动力市场就不可能写进《决定》了。家宝同志没有批评我,敏锐地说:“我赞成你的意见,但能不能上中央文件我也没有把握。”他为了把“劳动力市场”写到《决定》上去,做了很大努力。1993年10月30日,家宝同志在我的“为什么要提出‘劳动力’市场”一文上批示:“请泽民同志参阅。”1993年10月31日,江泽民同志批示:“复制请常委同志参阅。”经过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讨论,决定采纳劳动力市场的提法。
为什么要提出劳动力市场概念?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理论中,还没有一个概念能够准确地描述实践中客观存在的劳动力供求情况。理论界特别是经济部门在涉及这一领域的问题时,往往用“劳务市场”、“劳动市场”、“劳动就业市场”等概念。从十二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党的十三大直到十四大,正式文件使用的都是“劳务市场”的概念。党的十四大确立了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后,对培育和发展劳动力市场的呼声越来越高了。因此,提出“劳动力市场”的概念,是符合市场经济发展规律的。劳动力市场是生产要素市场也是市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只有理直气壮地提出劳动力市场,才能加快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第一,确立劳动力市场概念,首先要看到劳动力与劳动者、劳动就业的区别。
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劳动力具有商品的属性,就是说,劳动力同样具有使用价值和价值的二重性,劳动力的价值同样要通过交换才能实现,于是就产生了劳动力市场。
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劳动力是否具有商品属性?现在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怎么能把劳动力当作商品来看待呢?产生这样的问题的主要原因,是把劳动力和劳动者两个概念混淆在一起了。
实际上,劳动力不等于劳动者,更不同于劳动就业,劳动力和劳动者、劳动就业是三个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概念。马克思曾说:“我们把劳动力或劳动能力,理解为人的身体即活的人体中存在的,每当人生产某种使用价值时就运用的体力和智力的总和”(《资本论》第1卷,第190页)。简言之,劳动力指的是劳动者的劳动能力;劳动者指的是劳动的主体即人自身。劳动者在劳动力市场上交换的是自己的劳动能力,而不是交换人自身。在交换过程中,劳动力供求双方平等协商、互相选择的场所就是人们所说的劳动力市场。
劳动者有不同等的个人天赋,也有不同的个人努力,因而也有不同等的工作能力。劳动力属于劳动者自己所有,劳动者“是自己的劳动能力、自己的人身自由的所有者”“……他在让渡自己的劳动力时不放弃自己对它的所有权”(《马恩全集》第46卷上册,第471页,第496页)。从而,使劳动力市场的存在和发展提供了可能和现实基础。劳动就业就是就业过程本身,不是生产要素,就业过程是不能进行交换的,进入市场交换的既不是劳动者,也不是劳动就业,既不是劳动,更不是劳务,只能是劳动力。劳务是商品,但不是要素市场的商品,不是生产力要素,因此提出劳务市场是不够科学的。劳动与劳动力的概念也是不同的,劳动是劳动力的使用,是价值的实体和内在尺度。劳动不能作为商品在市场上交换,只有劳动力才能在市场上交换,只能在生产领域中进行,只有劳动力才能在市场上有价格。因此,不能用劳动市场替代劳动力市场。
从西方市场经济体制中,劳动力市场(Labour market)被看作是最重要的生产要素市场。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劳动力市场的均衡决定着所有市场的均衡。人们可以通过劳动力的边际成本和边际收益的比较,分析劳动力市场的需求状况,评价劳动力资源配置的合理程度。
第二,确立劳动力市场的概念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内在要求。从社会资源配置的角度讲,大体上存在两种方式:一种是通过行政计划的运作来配置资源,即计划经济;一种是以市场为基础来配置资源,即市场经济。我们要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就必须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不仅全部的商品,而且全部生产要素都应进入市场。生产要素包括物质资源、资本和劳动力资源,其中,劳动力作为生产要素中唯一具有能动性的因素,在生产要素中起着重要作用。如果其他生产要素进入市场,而单单把劳动力排斥在市场之外,就不可能形成统一开放的市场体系。因此,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内在要求出发,也应确立劳动力市场的概念。只有劳动力进入市场,劳动者的素质、劳动者的价值得到准确公正的评价,企业和劳动者才能在自愿基础上进行双向选择。从而促进劳动力资源以及整个社会资源的优化配置。
第三,劳动力市场是经济生活中客观存在的现实。在我们的经济生活中已经存在着劳动力市场,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根据国家统计局提供的1992年的有关数据计算,在各行业社会劳动者(农业劳动者除外)人员结构中,国有单位职工人数为1.09亿,占各行业社会劳动者(农业劳动者除外)总数的43%;非国有单位职工(劳动者)人数为1.45亿,比重为57%。这说明,在除农业外的全社会各行业中,由市场配置的劳动力资源已经超过半数。其中,工业由市场配置的劳动力资源的比例为56%,交通运输与邮电通讯业为60%,商饮业与物资供销、仓储业为67%,建筑业则高达77%。这里若再考虑农业流动性的剩余劳动力资源,则需要由市场配置的资源比例就更大。面对已经进入市场的庞大的劳动力资源,我们应审时度势、因势利导,及时确立劳动力市场的概念,并将培育和发展劳动力市场的工作提到今后深化改革的重要议事日程中。
第四,从今后经济发展中的就业压力来看,加速培育和发展劳动力市场势在必行。我国人口众多,劳动力资源丰富,劳动力供大于求的矛盾将长期存在。据有关部门提供的数据表明,在我国农村,现有劳动人口4亿左右,其中剩余劳动人过大约近2亿,而且,今后每年将以1000万的速度递增,预计到2000年,将达到2.3亿左右。在城镇,每年新增加的要求就业人员达800万左右,到2000年,全国城镇累计需要安排的就业人员在6000万以上。在国有部门内部,现有职工1.09亿,冗员现象普遍存在,随着政府机构、企业劳动用工制度的改革,预计有1000万人需要转移。也就是说,到2000年,我国将面对3.2亿的就业压力,这一数字接近于美、英、法三国人口数的总和。
与上述情况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我国目前的劳动力市场还处在发育的初级阶段,存在着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从市场竞争主体看,在国有部门中,由于劳动人事制度尚未进行彻底改革,阻碍了市场主体的形成;在非国有部门,尽管市场主体地位已基本形成,但市场主体的权益还缺乏保障。从市场运行机制上看,劳动力价格标准不统一,在相当大的领域内,工资既不反应劳动力成本,也不反应劳动力供求关系,没有发挥调节市场运行的机制作用。从市场竞争秩序上看,缺乏必要的维护竞争、调控市场以及法律监督的手段。从市场服务体系上看,社会保障制度尚未完全建立,从就业培训到医疗、工伤、退休保险以至失业救济等方面的社会化程度还很低。因此,只有通过深化改革,加速培育和发展劳动力市场,才有可能在今后的经济发展中承受巨大的就业压力。
第五,确立劳动力市场的概念,并不影响工人阶级主人翁的地位。这可以从三个层次加以说明:(1)承认劳动力市场,则意味承认劳动力具有商品的属性;劳动者具有交换和保留自身劳动力的权力,有择业的自由,这正表明劳动者是自身劳动力的主人,从而实现劳动的平等和就业机会的平等;相比较旧经济体制下劳动者必须附于某个部门或单位的人状况来看,劳动者具有支配自身劳动的自由应该说是历史的进步,并不影响工人阶级的主人翁地位。(2)承认劳动力市场,并不意味着社会主义条件下的劳动力市场与资本主义条件下的劳动力市场没有本质的区别。在资本主义条件下,由于生产资料的私有制,造成劳动者和生产资料的分离,迫使劳动者出卖自己的劳动力,从而失去了对自己的劳动力的支配权,变为雇佣工人。劳动力的个人所有权变质了。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劳动者向劳动者集体交换自己的劳动力并参与民主管理,使其真正实现了劳动力的个人所有权。由于出现了公有制为主体的多种社会经济成分共同发展的局面,由于资产所有权、占有权、使用权的分离,等等,劳动者与生产资料还不能无条件地直接结合,必须也只有通过一个“中介”,即市场,才能实现劳动力资源的优化配置,才能取得更好的社会经济效益。(3)我们讲工人阶级的主人翁地位,是就工人阶级整体而言的,劳动者个人不等于劳动者整体。劳动者个人交换与保留自身的劳动力,并不表明他就丧失了作为工人阶段一分子的身份。同事,随着该改革的深化,我们还应通过立法的形式,进一步建立、健全劳动力市场的秩序,维护广大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因此,这只能是进一步加强和巩固了工人阶段的主人翁地位。
二、关于“企业法人财产权”的提法
需要请示中央决定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是关于“企业法人财产支配权”的提法。体改委等许多单位认为这个概念表述不清,而“法人财产权”有比较科学的界定,与国家所有权有严格区别。采用“法人财产权”的概念,既与《企业法》、《企业转换经营机制条例》所规定的经营权相衔接,又充实了经营权的内容,有利于企业真正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法人,符合建立企业现代制度的要求。这些意见受到泽民同志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的重视。泽民同志近日在洪虎同志关于与这个问题的报告上批示:“言之有理有据”,“值得我们再研究一下”。
企业自负盈亏,必须有具体的实现形式,需要理论上的突破。无论负盈还是负亏,都是对企业财产权主体的要求,企业要实现自负盈亏,就必须使企业成为其财产权的主体,而国有企业其财产属全民所有,企业怎样才能拥有财产权主体呢?这就是我们要解决的国有企业自负盈亏的实现形式问题,也是迫切需要解决的产权理论问题。
对于企业产权制度改革,理论界和实际部门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大体有三种提法:一是法人财产支配权;二是法人所有权;三是法人财产权。
关于企业法人财产支配权:按照《企业法》和《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转换经营机制》的规定,企业对国家授予的财产享有占有、使用和依法处分的权利。在讨论中,许多人认为这个概念表述不清,虽然《民法通则》已明确经营权是一种独立的民事财产权利,但是人们仍然把它看作是一种行政管理权限,即不触动产权关系的企业活动权。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企业是政府的附属物,给企业放权实际上是行政管理权的下放。企业作为商品生产者实际上并不具有独立的财产。因此,企业难以做到对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自负盈亏。
关于企业法人所有权。赞成使用“法人所有权”概念的同志认为,法人所有权是现代市场经济的产物。以法人有权即股东权这一权利结构处理企业与其出资人的法律关系,是现代各国民法、商法的通例。商品交换是商品所有者彼此让渡自己的商品,因此是一种商品所有权或产权的交换。“在这里,人们彼此只是作为商品的代表即商品所有者而存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第103页)。要国有企业成为真正的商品生产者、经营者和市场主体,必须对自身的商品、自身的财产具有独立的所有权。企业享有法人所有权,作为独立的民事主体,独立从事法律行为,承担法律责任,可以摆脱出资人对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的直接干预。法人所有权只是一种法律形式,它不会改变企业的所有制性质,决定所有制性质的是实际控制公司的股东本身的性质。
关于企业法人财产权。所谓企业法人财产权是企业对国家授予其经营管理的财产依法享有的独立支配权。法人财产权是经营权与法人制度的结合。经营权一旦与法人制度相结合,就构成法人财产权。企业经营权是相对于国家所有权而言的,重点规定的是企业和国家之间的财产权利义务关系。法人财产权是相对于企业其他民事权利而言的?重点规定的是企业作为独立法人与企业财产之间的权利义关系。企业法人财产权既与《企业法》、《企业转换经营机制条例》所规定的经营权相衔接,又充实了经营权的内容。法人财产与企业经营权有什么不同?一是《企业转经营执制条例》所规定的经营权是指:“企业对国家授予其经营管理的财产享有占有、使用和依法处分的权利”,不包括收益权,而“企业法人财产权”包括了收益权的有关容。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改革的深化,竞争性企业投资将国家为主体逐步向企业为主体转变。企业以现金、实物、无形资产或购买股票、债券等有价证券方式进行投资,应分得利润或股利,享有收益权,二是《企业转换经营机制条例》只规定了“企业以国家授予其经营管理的财产承民事责任”,而没有明确规定对企业是否承担连带责任企业法人财产权概念明确后,国家对企业债务不承担连带任。提出企业法人财产权,有利于正确理解和进一步落实企业经营权,有利于理顺产权关系,保障国家所有权,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因此,《决定》采用了“企业法人财产权”的提法。
《决定》思想性、针对性和指导性很强,回答了实践中提出的许多重大问题,对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提出了新的要求。指出了建立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对建立合理的个人收入分配和社会保障制度、农村经济体制改革、对外经济体制改革、科技和教育体制改革、加强法制建设,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坚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方针,都提出了相应的要求。
这个《决定》是一个历史性、纲领性文件,必将对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来源:改革内参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zhongguotigaihui@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
分享到:
公告

热点文章

改革聚焦

科研成果
Copyright ©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sinopoll | 京ICP备06007975号 | 京公网安备:001101084614